钻塔起处活水来_北京市地质工程勘察院 - 新闻中心
首  页
单位简介
荣誉资质
新闻中心
单位文化
纪念活动
联系我们
办公自动化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媒体报道
新闻中心
      单位动态
      党务公开
      行业新闻
      媒体报道
      通知公告
钻塔起处活水来
2013-04-28 | 编辑:夏爽 | 【

 

北京日报  2013.4.28  2

本报记者 袁京

 只要稍微有个喀喀咯噔的异响,就算正在熟睡,王建阳也能一骨碌爬起来,戴上安全帽就跑向工地。

  不到半米宽的井口,灰黑色的泥浆咕嘟咕嘟往外冒,不时卷裹出沙砾石子。几个小时后,混浊的颜色逐渐褪去,清澈的地下水取代泥浆,汩汩地喷涌而出。

  站在井旁的王建阳松了口气,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。抬起头,30多米的钻塔仍然高耸,这大家伙,真给力。

  一身沾满油泥灰尘的工作服、一顶半旧的安全帽、一双登山靴,一年365天,绝大多数时间王建阳都是这身打扮。虽然只有38岁,可看起来却比实际年龄老成许多,手掌上满是厚厚的老茧。几年前就有人以为我都快退休了。王建阳笑着拿自己打趣,说这都拜常年野外作业风吹日晒所赐。

  20年前,王建阳从山西老家来到北京市地质工程勘察院,子承父业,成为一名水文水井钻探工,走上了寻水之路。这个18岁的小伙儿到了钻井队才知道,工地都在荒郊野外。别的不说,单是从工地走回宿舍的八里夜路,就给胆小的他摆下一道不小的难题。万籁俱寂,荒无人烟,陪伴他的只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和远处偶尔闪过的灯光。

  野外作业不可怕,可怕的是钻探过程中出事故。刚入行时,他就听前辈讲过这样一次事故:有一年,通县(现通州)龙旺庄工地上,一台黄河钻机正紧张施工。下午,钻孔忽然大量漏浆,并伴有异常轰鸣声。机长觉得不对,马上下令提钻,可提到第三四根时,钻机开始随着地面下沉。机长果断下令,立即撤离。人员前脚刚撤走,钻机连同10多米高的钻塔转眼间沉入地下,地面只留下一个直径18的大坑,钻机也永远留在地下了。

  如今,王建阳已从学徒工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钻井队队长,寻水足迹遍及全国各地甚至非洲,先后打出40多口冷水井和热水井。但无论在哪儿,只要钻塔一竖起来,王建阳的心就跟着提起来。即使睡梦中,王建阳也是睁着一只眼睛、竖着一只耳朵。旷野中,钻机轰鸣,超高分贝的嗡嗡声肆意飘散。这种噪音在王建阳的耳朵里就是催眠曲,睡得甭提多踏实了。王建阳笑着说。可是,只要稍微有个喀喀咯噔的异响,就算正在熟睡的他也能一骨碌爬起来,戴上安全帽就跑向工地。已经成了本能反应,就像最熟悉的曲子突然跑调了。

  有人用有眼人干没眼人的活儿来描述水井钻探工。这是因为虽然每次钻探前,都有专人像做CT扫描一样,用专用设备勘测地层结构,但毕竟钻机要下探地下千米,复杂的地层结构谁也说不清。

  最令王建阳难忘的是2009年为一家公司钻探地热井。钻到多一半时,泥浆忽然变稀了,还时不时翻出一些碎石块。这一异常变化让王建阳的神经绷紧。他瞪大眼睛,寸步不离作业现场,还一再叮嘱井队兄弟们要小心。果然没过多久,出现了罕见的高压涌水。地热没出来,冷水却冒出来了。怎么办?所有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:工程眼看要失败了。王建阳决定调整施工方法,用重晶石加重泥浆压井并使用优质水泥加水玻璃等速凝剂快速固井。终于,在地下2600处,收获到一口优质温泉井。工程完工后,王建阳被甲方授予公司终身荣誉员工。

  20年来,王建阳已与水结下不解之缘,我最喜欢看地下水涌出的盛况,那份满足感、成就感,是任何事情无法取代的。

 

新闻评分
  
北京市地质工程勘察院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北洼路90号 邮编:100048
电话:(8610)68424943 (8610)51166286(8610)51166518 传真:(8610)68428346 Email:bjdky@bjdky.com
备案序号:
京ICP备12035648号-1号